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公司

网贷合规元年现金贷产业链受挫

2019-02-27 18:26:48

贷合规元年:现金贷产业链受挫

在向对方做出一连串承诺之后,被挂断了,而这已经是王潇今天接到的第八个。

“等下应该还会有的,如果不还钱是不会停止的。”王潇无奈地告诉,由于自己欠了多家贷平台的钱,接并想尽办法做出天衣无缝的还款承诺已经成为每天的“必修课”。90家与15万是王潇记得最深的两个数字,分别代表他从多少个贷平台借了钱和一共现在欠多少钱。

“每个月光还利息就要上万,最困难的时候一天只有5元的吃饭预算,而这些钱意味着每天最多只能吃2份米饭或者2个馒头。”王潇告诉《中国产经》,他的情况并非个例,虽然借钱的理由各不相同,但面对高额的利息和砍头息,只要与贷沾边,绝大多数人都很难脱身。

翻了倍的一千块

只需要身份证和学生证就可以轻松获得1000至10000元不等的助学贷款,手续简单,利息低,放款快。提及第一次借钱,王潇告诉,当时非常缺钱,诱人的广告让当时囊中羞涩的他非常动心。

根据广告上的地址,王潇找到了这家所谓的金融公司,在简单询问了几个问题并给证件拍照之后,公司负责人给告诉王潇,他可以从这里借出1000元,利息7天只需要10元,但是在放款后要额外一次性收取30%的服务费。虽然感觉服务费高得离谱,但他感觉1000元只需要平时打打临工很快就可以赚回来了,最终在一系列合同上签字之后,王潇拿到了700元。

如此轻松就拿到了一笔巨款,这让王潇欣喜若狂,他告诉,当时就好像大脑思维停顿了一样,他只是看到了手上的现金,却忘记了借的钱总是需要还的,很自然的,7天后他逾期了。

金融公司的员工告诉王潇,因为逾期,需要收取违约金,因为是带有惩罚性质的,所以费用较高,并且是按天收取。如果不想交也可以,他们负责介绍王潇其他借钱的办法,当然这并不是免费的,需要收取一定的中介费。如果都不选择,那就会通知学校,这让王潇非常恐惧。在罚金与中介费之间对比之后,最终他选择了后者,而这也成为他坠落贷深渊的开始。

“那个公司员工让我从其他贷平台借钱来还我当时拖欠他们的钱,当时并没有考虑那么多,因为违约金和通知学校都是不能接受的。”提到这里王潇满脸的无奈,这一次他从某贷平台申请借款5000元,在扣除服务费、中介费以及拖欠的本金之后,实际到手只有2000元。

在经过几次相同的经历后,公司的人告诉王潇,由于负债太高,他已经很难再从贷平台借到钱,而这个时候的王潇已经负债近10万余元。

“不能让父母亲戚知道,不能让学校知道,不能让朋友知道,虽然明知借下去只会负债越来越多,但此时的自己已经走投无路。自己家庭情况并不优越,10万元的债务可以说是天文数字。”王潇告诉,由于开始借钱的公司已经不再管他,他开始自己摸索从贷平台借款从而弥补自己每个月所需支付的利息。而当他真的自己操作之后才发现,想从上借钱简直太容易了。

“只需要有身份证,号码使用时间够长,再授权个芝麻信用,轻轻松松就可以从各个平台借出来1000到5000不等的金额,有的甚至更多。如果不是国家整顿现金贷,相信自己还会继续下去,因为总是有新的平台出现,似乎上的钱永远是借不完的。”王潇说道。

垮掉的现金贷产业链

元旦之前的一则“现金贷负责人成为被催收对象”的让王潇颇感惊讶。在他看来,那么高的利息,即便有很多人没有还钱,仍旧不会伤其筋骨,但在业内来看,这一天迟早都要来到。

其实现金贷平台的成本极高,除了要提前做好收不回本金的准备,更多的钱都砸入宣传费中。比如,许多行业内都知道的贷之家,想要在上面做广告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

某引流平台老总告诉《中国产经》,留下还放款的都是一些知名大平台,他们并不需要打广告,而小平台则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办法继续存在,现金贷不放款了我们的生意也一落千丈。以前一天可能会上线4到5种产品,而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已经接近一个月没有开张了

网贷合规元年现金贷产业链受挫

与引流平台有相同遭遇的还有风控系统开发商和软件商,现金贷平台的核心就是风控系统,这关乎到自己借出去的钱是否能够有效收回,即便再宽松的现金贷平台都会存在着自己的风控。而随着行业的快速遇冷,维护升级和新购入的数量都急剧下降。软件商的情况比风控系统开发商更糟。某软件开发商告诉《中国产经》,“国家都查得那么严了,还有谁愿意花钱买一套可能用不了几天的系统回去,而且这套系统还并不便宜。”

“崛起”的催收行业

绝大多数接触贷的人都会像王潇一样,为了支付现金贷的高额利息,从其他现金贷平台借款来“填坑”,也就是所谓的多头借贷。由于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成本极高,最终可能使借款者的负债超出自己实际承受能力,这种情况下会产生极高的金融和社会风险。

某现金贷内部人员告诉《中国产经》,许多现金贷平台其实并没有金融资质,在国家没有出台相关条例之前,谁都想从这块大蛋糕里分一杯羹,放款机构鱼龙混杂,利息更是高得离谱。有媒体统计了市面上78家比较知名的现金贷平台,平均利率是158%,最高可达598%。面对如此高额的利息,许多借贷者最终选择放弃还贷,因为被催收而产生的恶劣事件也时有发生。

而为了遏制这种情况的发生,互联金融风险专项整治、P2P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从纠偏络小贷、规范与持牌金融机构合作行为、完善P2P现金贷业务、打击取缔非持牌放贷机构、降低高息费、打击不当催收、严禁多头借贷和以贷养贷及高杠杆、加强客户信息保护等方面来规范贷。

目前来看,条例的正式发布让本来火热的现金贷行业瞬间进入“寒冬”,许多借款人发现,以前还进去就能再借的平台基本上都开始玩起了“套路”。据贷之家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12月全行业成交量为2248.09亿,环比下降1.33%,借款人数则锐减8.55%。

为了收回欠款,催收人员变得极为短缺,许多现金贷平台都给出极为优越的条件来招收催收团队。一位催收行业的内部人士告诉《中国产经》,以前工资每月可能就5000元左右,业绩好的也不会过万。而现在想要招聘到一个有经验的催收人员底薪起步就要8000元,如果算上提成的话月入2万很容易。

“由于自己借贷的平台逾期较多,也认识了一些平台的催收人员,有的甚至成为了朋友。”王潇告诉,因为催收行业也属于高压行业,而且容易招人烦、被人骂,所以一般人都不愿意做,一些平台的催收人员在他还清欠款后甚至拉拢他加入自己的团队。

但也有一些催收人员对自己的前途表示了担忧。王潇说,“虽然需要钱的人没有减少,但能放款的平台却越来越少,选择现金贷的借款者大多数属于次贷用户,以前还能通过高额利息来覆盖这部分可能出现的亏损,现在国家要求降低利息,没有平台愿意去承担这样的风险。那么没有风险就不存在催收的问题,工作就可能丢掉,毕竟任何企业都不可能养着没事做的人。”

业内人士也认为,催收人员的短缺可能仅是昙花一现,在洗掉不合规的平台和次贷用户后,催收压力将会大大缓解。届时,人员流动将成为大趋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