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三板

证监会提高案件查处效率坚决查处老鼠仓

2018-08-13 01:28:03

证监会:提高案件查处效率 坚决查处老鼠仓

今日,证监会召开例行发布会。对于李旭利案件,证监会发言人表示,李旭利案件作出判决,对于行业产生了较大影响,从证监会角度来讲,证监会将一如既往的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坚决查处老鼠仓等违法违规行为,加强执法提高案件的查处效率。

李旭利

事件介绍:

10月29日,基金经理李旭利“老鼠仓”案尘埃落定。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李旭利因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1800万元,违法所得1071万余元予以追缴。

一审判决 案犯不服

2010年6月,证监部门在一次调查中发现,李旭利曾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后经公安部门介入,查明2009年4月7日,时任交银施罗德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投资总监的李旭利,在公司旗下的蓝筹基金和成长基金有关买卖信息尚未披露前,通过先于或同期于两基金买入相同的工商银行、建设银行股票,累计成交额人民币5226万余元。并于同年6月间,将上述股票全部卖出,股票交易累计获利899万元,并分得股票红利172万余元。

2012年11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李旭利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1800万元,违法所得1071万余元予以追缴。

一审判决后,李旭利提出上诉,否认指令李智君购买涉案股票。辩护人提出,不排除涉案股票系李智君为提高自己的业绩自行决定购买。辩护人还以存在诱供、胁迫等为由向本院提出非法证据排除申请,请求排除李旭利所有认罪供述及李旭利妻子袁雪梅2011年9月5日指证李旭利指令李智君购买股票的证言。

二审现波折 最终维持原判

今年5月23日该案二审开庭,在二审庭审中,李旭利翻供称,侦查人员对其实施了引诱、胁迫,并否认自己指令李智君(五矿证券深圳华富路证券营业部,现为五矿证券深圳金田路证券营业部总经理)购买股票;检察院也当庭撤回了李旭利妻子袁雪梅2011年9月5日在侦查机关所作指证李旭利指令李智君购买股票的证言——该证言曾被视为李旭利涉案的关键证据之一。

庭审过后,李旭利律师周泽向法庭提交了两份调查申请,内容都涉及李旭利当庭所称其在审查起诉阶段被胁迫作供,及被侦查人员要求写纸条让袁雪梅、李智君配合“作证”的情况。

二审出庭的检察机关代表也表示,后续检察院会就相关办案人员为李旭利传递纸条和录音一事进行调查。

据中国经济了解,二审庭审结束后,检察机关曾以需要补充侦查为由,分别于5月29日和8月27日两次向法院申请对该案延期审理。“然而两次延期后,并未提供任何新证据。”

10月29日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宣判

证监会提高案件查处效率坚决查处老鼠仓

,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宣判后,上海高院召开发布会,上海高院副院长邹碧华表示,法院认为现有证据和事实已足以认定李旭利指令李智君购买涉案股票。

第一,李旭利因其职务而事先掌握未公开信息;

第二,涉案账户资金来源于李旭利夫妇及其亲属,李旭利系账户实际控制人之一;

第三,涉案账户于交银旗下基金购买工行、建行股票期间满仓购买相同股票;

第四,没有证据支撑李智君擅自决定为李旭利购买涉案股票的可能性;

第五,李旭利在一审判决前稳定供述自己指令李智君购买工行和建行股票。

暗仓行径早有无奈 法律缺失投资者维权难

另据报道,根据调查,2005年8月1日至2009年2月27日,李旭利一直长期从事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违法行为,且获利巨大。经审计鉴定,2005年8月1日至2009年2月27日,李旭利控制的招商证券深圳南油大道营业部两个证券账户、五矿金田营业部两个证券账户的股票交易记录中,涉及类似交易的股票共计49只,其中包括招商银行、华能国际、东百集团等股票,成交数量1746万余股,交易金额2.37亿余元,获利3549万余元。

但是,法庭对这些违法交易均无法追究刑责。因为,直到2009年2月28日,《刑法修正案(七)》正式公布实施,我国《刑法》才对“老鼠仓”行为有了明确的说法。

在庭审中,公诉人还认为李旭利案第一危害了市场投资者的利益。第二危害了基金行业的信誉。第三危害了整个市场,扰乱了经济秩序。

虽然危害投资者利益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但是目前的操作中,主要是对违法犯罪人员进行刑事制裁和行政处罚,几乎不涉及到受损人利益的保护。

《证券投资基金法》规定:基金管理人、基金托管人利用基金财产为基金份额持有人以外的第三人牟取利益,给基金财产或基金份额持有人造成损害的,依法承担赔偿。

中国经济了解到,在层出不穷的“老鼠仓”案例中,投资者维权却几乎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证券律师宋一欣表示,对于“老鼠仓”行为的惩处,如何让权益受损者积极参与追偿损失,确定“老鼠仓”行为的人及连带人;如何分别在投资关系或信托关系中确定因果关系和举证,都是现行法律亟待解决的问题。

对“老鼠仓”案件的民事赔偿,法律专家建议,此类民事诉讼应一般适用《民事诉讼法》规定的诉讼代表人制度;也可借鉴《公司法》规定的“股东代表诉讼制度”,从制度层面规定从胜诉所获赔偿金额中提取一定比例用于对提起诉讼人的奖励,以建立健全科学的诉讼激励机制。

专家并建议,针对基金公司对“老鼠仓”行为的内控不力问题,可根据民法学的替代原理,有必要构建连带制度,让基金公司为其失察行为承担法律。

李旭利介绍:

1998年至2005年任职于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担任公司研究员、交易员、基金经理、投资总监等职务。其中1999年9月至2004年1月担任基金天元基金经理助理、基金经理,2004年1月至2005年7月担任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及南方稳健成长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

2005年加入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2006年6月14日至2007年7月3日担任交银施罗德稳健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任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其管理过的基金业绩、基金公司整体业绩都表现出色,被业内誉为智商和情商俱高的“双高”人士。

在公募基金业爬坡11年,李旭利以自上而下的投资理念著称,坚持在宏观研判的趋势下进行资产配置和行业选择,带领交银施罗德基金投研团队在去年熊市中取得了出色的业绩。他还在A股市场的基金中赢得了“意见领袖”的称号:投资者随李旭利自上而下看市场,追着王亚伟自下而上找股票。

2009年7月加盟上海重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开始私募基金运作。

2010年10月,李旭利由于身体原因和自身的安排,辞去了该公司的职务,正式离开重阳投资。

(:DF0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