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股

专访桥水达利欧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是在这种原

2018-09-08 17:10:20

专访桥水达利欧: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是在这种“原则”下养成的

1975年,瑞·达利欧(Ray Dalio)在一个两居室小公寓里创立了桥水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时至今日,桥水的资产管理规模已经高达1500亿美元。规模不仅仅是光环,更是压力,对冲基金行业的新老更替速度之快人尽皆知,而桥水则屹立40多年不倒,且穿越了多次金融危机,这背后究竟是靠什么“原则”驱动的?

2月26日,达利欧带着浓缩了过去几十年生活、工作的“圣经”——《原则》(Principles)一书,开启了密集的中国行程。他始终强调建立在极度求真(radical truthfulness)和极度透明(radical transparency)基础上的创意择优(idea meritocracy),这套原则引发了全球各行各业管理人士的关注。2月28日下午,尽管航班延误,但达利欧还是顾不上休整,按约赶赴上海陆家嘴一带,接受了第一财经的专访,详细解读桥水的原则、交接班的进度以及他对后QE(量化宽松)时代全球市场的看法。

不爱聚光灯的达利欧缘何写下《原则》

对冲基金往往不爱受到聚光灯的追逐,桥水尤其如此。达利欧更像一个“隐士”,结婚生子后,便搬去了美国康涅狄格州韦斯特波特(Westport)的树林里,这似乎是在刻意与华尔街的喧嚣保持远离,他对桥水的公司治理理念和投资策略更鲜有提及。

然而,为何达利欧在2017年正式发行《原则》的中文版本,并将其生平的经历和桥水的公司治理理念曝露在众目之下?

“当年我们成功预判了2008年金融危机,又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对冲基金,因此此后受到了极大的关注,但相伴而来的是众多扭曲甚至耸人听闻的传闻。于是在 2010年,我就尝试在桥水的站上贴出了我们的原则,以便让人们自己判断。”达利欧告诉,让他自己都感到意外的是,这些原则被下载了超过300万次。而如今这本《原则》则包含21条大原则、139条小原则和365条子原则,且涵盖了更多达利欧的人生经历。

“大部分新员工都很难适应桥水的文化,1/3的人在18月内就会离职。”达利欧告诉。这种被达利欧称为“原则”的极度透明的文化,也成了一些耸人听闻的谣传的源头,这些谣传部分来自于无法适应的离职员工的爆料,包括称桥水是一个“恐惧和威胁的集合”,原因是公司内部始终处在一个实时监控的状态中,所有的会议都会被录音,这让员工非常不适应。

然而,适者生存,达利欧也表示很多桥水投资官都在公司供职很久,并对这套文化表示认同。“几乎所有东西都会录像,大家都可以听和看,这样就可以实时自我检视,其实这是一个很强有力的工具,每个人也都欢迎互相批评指正。”他告诉。

走近“人员管理算法”

达利欧对表示,桥水100%的投资行为都是由算法引领的,而更令人诧异的是公司内部管理有40%其实也是以算法实现的。

为让具体了解这套“人员管理算法”,达利欧以一次公司会议为例,还谈及被称为“点收集器”(Dot Collector)的工具。他在多个场合也介绍称,“美国大选后的一个星期,我们的研究团队召开了一次会议,讨论特朗普总统当选对美国经济的意义。自然大家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和角度是不同的。‘点收集器’收集这些观点,它从几十个维度评分,所以每当有人对另一个人的想法有话要说时,他们很容易传达他们的评估;他们只需要在表格里标记,并提供从1到10的评级。”

例如,会议开始时,一位名叫Jen的研究员给达利欧打了3分,“换句话说,这是很差的评价,因为我没有表现出开放思想和坚持主张之间的良好平衡。随着会议进展,Jen对人的评价逐渐累加,而会议室里的其他人则有不同的意见。”达利欧说。

“有些人认为我做得很好,也有人认为不怎么样。通过这些观点,我们可以研究数字背后的思考。无论他们在公司中的地位如何,每个人都可以表达自己的想法,包括他们的批判性观点。24岁的Jen,刚刚大学毕业,他可以直接批评我这个CEO事情做得很糟糕。”达利欧笑了。

这个工具帮助人们表达自己的意见,当然也会帮助人们将自己与自己的观点分开来,从更高层次去观察。当Jen等人把注意力从发表自己的意见转移到全局时,他们的观念就变了。他们看到自己只是许多发表意见的人中的一员,就自然而然开始问自己:“我怎么知道我的意见是对的?”这种转变就像是从一个维度转到多个维度来观察,并将对话从争论各自观点转移到找出评价最佳意见的客观标准。

“点收集器”背后是一台正在工作的计算机。它观察所有人在想什么,并与他们如何思考相关联。在此基础上,它将建议反馈给每个人。然后它从所有会议中收集数据,绘制了一张描述人们是怎么样以及如何思考的清单。

可以说,它是在算法的引导下运作的,了解一个人有助于更好地匹配他们的工作岗位。例如,一个不太可靠的创意思维者可能与一个可靠但不具有创造力的人会更搭。了解大家也可以帮助桥水决定每个人的工作职责,并根据每个人的优势权衡公司的决定,这被称为“可信权重”(Believability)。在达利欧看来,民主是重要的,但“一人一票”的民主决策有时是相当愚蠢的,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有相同的可信度。

然而,当问及——在践行极度透明、求真的同时

专访桥水达利欧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是在这种原

,需要把问题暴露在表面,这如何能够确保员工能够开心地工作?

达利欧告诉:“如果要做出一个选择,就要极度诚实和透明;如果你不能,就要问为什么不行?如何解决冲突?”当然他也表示,尽管桥水人员流动率很高,但公司也总是会尽量帮助员工度过适应期。

为此,达利欧还曾问过一些心理学家和神经生理学家,“他们告诉我,在你的头脑中有两个‘你’:一个是深思熟虑、有逻辑的你,一个是情绪化的你,两者都在争夺对你的控制权,通过极度求真和透明,你就可以让理性的‘你’占上风。通过不断训练,就可以适应这套机制。这也是我一直想传递的信心。”

交接工作成桥水最大挑战之一

如果要问桥水或达利欧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无疑就是交接班工作。

早在去年3月1日,达利欧就称将不再担任联席首席执行官(CEO),他从1975年开始便担任该职位,但仍会继续担任联席主席和联席首席投资官(CIO)。

“要让一家由创始人引领的企业,摆脱对于创始人的依赖,并向下一个阶段过渡,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达利欧告诉,其实从8年前开始,他就着手交接班工作,“原以为2~3年就能完成,但事实上其间出现了不少挫折,当然这也跟我的人生经历一样,从挫败中学习,并在这个过程中贯彻我们的‘创意择优’理念。”

他坦言,年近70岁的他早就已经过了要尽义务的人生阶段,现在唯一想要做好的就是交接班的过渡工作,“预计这仍可能要花上1~2年时间,”他称,“我希望确保所有人不能老依赖我。但我的确喜欢参与市场和进行交易,未来也会一直继续下去,因为我12岁就开始买股票了,交易是我最大的兴趣之一,我不会做没乐趣的事。”

达利欧也透露,之所以推行算法决策,除了可以实现理性决策,也可以帮助桥水摆脱对创始人的依赖。“写下你的原则和决策过程,然后把它们变成算法,让电脑与你同步作出决策,并且互补,因为人的创造力是电脑无法取代的。这么做是强有力的,能达到复合型学习的效果。”

后QE时代,担忧经济衰退

除了对于桥水本身的关注,各界对于达利欧对未来市场的看法也极度关注,尤其是目前正值美国经济超长扩张期的晚期,财政刺激计划导致经济出现过热迹象,而美联储又处于退出QE的微妙时期,叠加前期美股闪崩,各界似乎都想知道——这一次我们会怎么走向终结?

对于穿越几次危机的达利欧而言,其实每一次危机和危机后时期都相差不多。“其实这些在过去都发生过,大部分都是相同的。例如1930~1932年就很像2008、2009年,经济都面临债务问题,利率降至0,央行开始印钱,扩大资产负债表;1932~1937年的市场情况和2009年至今很像,央行购买金融资产、资产价格高企。同期,贫富差距开始扩大,当前10%高净值人士的财富等于90%人员财富的总和。这两个时期都出现了民粹主义,因此也催生强人领导。”

目前达利欧最为担心的无疑是要如何处理未来的经济衰退,他对表示,下一次美国经济衰退很可能出现在2~3年内,并大概率将和下一次总统选举时间重合,“届时事态将如何演化,将是极具挑战性的。”

谈及此前的美股闪崩,达利欧对表示,现在他还不认为全球股市处于泡沫期,哪怕是估值高企的美股。“因为泡沫期会有很多债务融资行为,而且即使现在市盈率高企,但跟历史平均利率水平相比,当前利率仍处于低位,利率低,估值自然就会扩张。”

眼下,美联储迎来了新任主席鲍威尔,这位新主席似乎比大家想象的更为鹰派,而达利欧对于美联储未来的走向同样忧心忡忡。

“眼下,如果一定要选择犯一个错误,那么过度宽松比起过度紧缩要来得好。如果让通胀达到2.5%(美联储的目标为2%),其实不会出现重大危机。但如果过快收紧——其实美联储早就知道他们随时可以收紧——届时经济情况急转直下,就很难应对,而且现在的社会、政治风险也会影响到紧缩的实际进程和效果。”达利欧告诉。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