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保险

央行副行长货币政策讲究平衡需防居民杠杆走

2018-10-26 19:38:36

央行副行长:货币政策讲究平衡 需防居民杠杆走高

货币政策讲究平衡 需防居民杠杆走高

“在今年去杠杆基调下,居民加杠杆的速度可能会放慢,如何减少去杠杆对经济增速的影响?”——对于证券时报昨日这一提问,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表示,从国际上来看,中国居民部门的杠杆水平并不算高。我国货币政策着眼于平衡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关系,也要防止居民杠杆水平继续走高。

昨日,在全国政协委员经济组住地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潘功胜说,人民银行在处理去杠杆问题的过程中,一定会考虑到一个平衡,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实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他说,中国货币政策要综合稳增长、经济结构的调整、防风险以及防止资产泡沫等几个方面,不是针对单一某个方面,而是为了取得一个综合的平衡。

在回答证券时报有关“人民币汇率今年存在哪些扰动因素及如何应对”的提问时,潘功胜说,从今年初以来,我国外汇市场的形势以及市场预期都已经趋于稳定,跨境资本的流动已趋向均衡,而且从未来看,我们必须注意到,外汇市场也是一个“市场”,所以也不可避免会受到各种因素的扰动,这包括一些诸如英国脱欧、美联储加息等短期因素扰动。因此,外汇市场出现一些波动也是很正常的。

潘功胜解释,基于短期因素变化而产生的波动,最终都会向基本面回归,中国经济的增长在全球来看还保持在一个比较高速的区间,而且随着我国包括供给侧改革等在内改革措施的深化,经济增长会更加有效,更加可持续,增长的质量也更高。包括从跨境资本流动的情况来看,当前我国外汇市场的基础是比较稳健的。

3月10日,潘功胜在央行专场发布会上回答“如何看待我国外汇储备降低”的提问时表示,前几年,中国对外资产的主体,基本上都是官方外汇储备形成的。近年来,我国市场主体所持有的对外资产在慢慢增长。数据显示,前几年我国官方外汇储备所形成的对外资产大概占到70%至80%,而到2016年底,官方外汇储备及市场主体所形成的对外资产比例,已各占一半,这正是“藏汇于民”的体现。潘功胜认为,对外资产这种结构性的变化,是一件好事情。

3月10日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提问。

现场回答的12个问题中,与人民币汇率、外汇政策、跨境资本流相关的问题有5个,与货币政策相关的问题有3个。从媒体提问可以看出,货币政策和汇率问题无疑是市场关注的焦点。

周小川在回答中再次强调,2017年的货币政策会维持稳健中性,不会出现“大水漫灌”情况,此外,目前的外汇政策并无变化,只是在执行上会严格一些。多位经济学家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在2017年去杠杆、防风险、稳汇率的情况下,2017年货币政策易紧难松。

按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交全国人大审议的《政府工作报告》安排,“去杠杆”是2017年政府工作任务的重中之重,强调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并将2017年的M2和社融增速预期设定在12%左右。

3月10日,周小川回应近期央行上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问题时指出,目前央行货币政策取向仍为稳健中性,央行利用货币政策工具,目的是引导市场预期,传达货币政策意图,但不见得要对每次操作数量、价格作出过度解读。

“如果经济中货币数量太多,‘大水漫灌’其实对经济有害,会导致通货膨胀、资产泡沫等问题。同时,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也更加有利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今年要求企业‘三去一降一补’,货币政策太松压力就不够。”周小川说。

此外,在去杠杆背景下,今年金融系统要考虑不能过多支持杠杆率已经很高的企业,信贷结构也需要优化,并鼓励企业进行直接融资、债转股等,降低企业杠杆率。

“虽然国家一直强调和鼓励发展直接融资,但企业在实际操作中还是会遇到诸多困难。”一位民营上市公司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债券融资时间长且需要审核;股票融资的IPO审核较为严格,再融资目前也被限制;债转股的一些配套政策也还比较缺乏。”

据央行公布数据显示,2016年新增人民币贷款12.65万亿元,创下历史纪录,其中45%都是以按揭贷款为主的住户部门中长期贷款,新增社会融资规模17.8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2.8%。周小川也在会上指出,住房贷款还会以相对比较快的速度发展。

“房地产产业链较长,本身也是支柱产业,对经济有稳定作用。”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未来的住房信贷政策可能产生分化,一二线城市房贷可能趋紧,但三四线城市的房贷政策应该不会改变。”

周小川在会上多次强调,目前中国的外汇监管政策并没有发生改变,但在执行上会更严格精细一些。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统计,从2016年至今,央行、外管局先后强调不允许使用银联卡在香港进行大额保单交易,“人民币20万元”大额跨境交易需报告,不允许利用5万美元的便利换汇额度从事境外投资,经常项下的跨境汇款需要多项法定证明等。

“看待人民币汇率,主要看经济是否健康,金融是否稳定,如果加之通货膨胀又低,货币就会比较坚挺。”周小川说,“在2017年中国的结构性改革更加有效,宏观经济形势稳定的同时,我们还会在严格执行监管政策上作出改进,相信今年人民币汇率会更加稳定均衡。”

多位经济学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考虑到今年货币政策有去杠杆、防风险、稳定人民币汇率、平衡国际收支的作用,短期内货币政策易紧难松。

周小川也在会上指出,2017年的社会融资规模、M2预期增速为12%左右,较去年下调一个百分点。“社会融资和信贷方面

,都会大致按照这个速度进行掌握。”周小川说,“但执行过程中还要根据经济的反馈数据与实际情况进行适度微调。”

“央行在去杠杆上的调整还是较为稳健的,没有过快而引发新风险,但一直在有序推进。”曾刚说,“预计后期央行也会更多的采取公开市场操作来提供流动性,降准从短期来看必要性不大。”

招商证券宏观分析师闫玲表示,目前央行的货币政策在从数量型向价格型转变,预计央行仍然会选择主要通过公开市场、中期借贷便利等货币政策操作供给流动性,并可能通过提高逆回购,短期、中期借贷便利利率等手段,作出中性偏紧的货币政策操作。(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鲁政委:2017年人民币汇率稳定 货币政策稳健中性

李迅雷:今年货币政策环境不会过于收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