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银行

镉米事件空袭金健米业9毛利率贸易链财务分

2018-08-02 22:57:26

镉米事件空袭金健米业 9%毛利率贸易链财务分解

金健米业的大米收购价大约是1.6元/斤,实际上只有不到1.1元/斤的利润由企业和经销商分摊

今年3月份以来,以稻米加工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万福生科,股价呈明显下降趋势。4月23日,万福生科停牌。“镉大米事件”正渗透着整个湖南省大米加工企业。

然而,6月4日,同在湖南常德的金健米业却发布公告称,《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行政许可申请材料获得了证监会受理。从股价走势来看,金健米业并未受到影响。

“不管这家企业是否上了黑名单,但消费者心理是,既然还可以选择其他地方大米,为什么还要冒险消费湖南大米呢?”金健米业营销管理中心负责人告诉理财周报。

湖南省常德市的超市里,米架上的商品几乎都贴上了黄色标签——打折。单价上,东北大米占据优势,压倒一片降价的湖南大米,“湖广熟天下足”似乎成了美丽传说。

在一片压力中,金健米业股价平稳。“但是企业多少还是会受到影响,我们需要得到更多正能量。”上述负责人显得有些无奈。

“公司+农户”模式保证种子源头,

尚缺乏有效自检

对于常德大米是否受到镉超标影响,金健米业副总裁张小威告诉:“与杂交稻不一样,优质稻品种对于镉的吸收力并没有那么强,加上常德水源是沅江,重金属污染没有湘江严重。”

另一方面,金健米业大米没有受到镉污染与其一直推行“公司+农户”的经营模式也有关系,在源头上避免了使用已受污染的种子。

“公司最初一直推行通过土地流转的方式实现公司+农户的模式,后续又延伸出三种模式,分别是公司+合作社、公司+种植大户和公司+政府/农业技术推广站,现在”公司+政府/农业技术推广站“模式占比60%—70%,使用率最高。通过这样的方式,公司提供优质种子和技术支持,扩大规模。”张小威告诉。

从销售市场的表现来看,此次镉超标风波对金健米业的销售量暂时没有太大影响。其主要销售地区以中南地区市场为主,包括湖南、湖北、江西等地,占比80%左右。

实际上,大米从农田到餐桌所经历的链条较长,涉及到的相关利益方也多,市场博弈明显。

据有关人士分析,在农户——当地中小米厂/大公司收购——销售地区的大经销商——终端市场这条产业链上,缺乏的是每个环节的检测监管,目前只有在大米流进市场之前的一个环节有检测项目。就此致电常德市食品安全办、粮食局和农业局

镉米事件空袭金健米业9毛利率贸易链财务分

,对方均称目前正在加强监督管理,但是具体措施并没有透露。

2012年4月,金健米业出资设立湖南金健粮油食品检测有限公司,设立在金健米业公司总部的十楼。“我们的检测中心只是负责常规化检测,其中有镉的指标。我们也负责收购基地的地质检测,但是目前我们还没申请到国家资质,出具的报告不具有法律效力,因此不对外公布,只有对方要的时候才给。”公司技术研发部负责人告诉。

进行大米收购基地地质检测是金健米业自身防范大米污染的一种抗风险方法。但是,在基地收购这一环节上,却仍然缺乏有效检测。“我们在收购的时候有接受检测中心的检测,但是出结果太慢,而且也不大方便。”负责收购的一位负责人告诉。

剥离房产和药业,拓展米制品

尽管此次风波没有给公司带来明显影响,但是大米加工业务的低毛利率促使公司加快产业结构调整。

金健米业2012年年报中称,公司的主营产品粮油食品毛利率只有8.94%,净利润只有2%。

“在基地收购——仓储——加工——配送——经销商——终端市场这条链条上,每个环节都是基于成本来定制米价。其中,在经销商到达终端这个环节上米价涨幅最高达20%,因为需要加收进场费等各种费用,企业的毛利率是很低的。”张小威说。

根据得来的信息,算了一笔账,金健米业的大米收购价大约是1.6元/斤,现在市价大约是3元/斤,剩下的1.4元/斤利润还包括进场费、0.3元/斤加工费和配送费,实际上只有不到1.1元/斤的利润由企业和经销商分摊,企业所获利润甚微。

伴随成本不断上涨,销售端受制国家粮食限价的两头挤压,粮油加工行业内不少公司选择重组,剥离亏损资产。

5月31日,北大荒发布停牌公告,策划出售米业资产。北大荒米业公司近三年亏损额分别达4713万元、1.7亿元、5.6亿元。

无独有偶,金健米业去年虽然整体实现盈利523万,但也正在剥离亏损的资产。据年报,该公司的医药产业去年产品销价下降,出现较大亏损,房地产板块项目资金无法落实。

“公司把房产和药业剥离,目的主要在提高粮油食品的业务比例,一方面主推高毛利率的高等香米、进口泰国米、油菜籽、功能性挂面等,另一方面,拓展深加工产品,如米粉、米糕、米汤饮料等。”张小威告诉。

催化行业洗牌

虽然从股价来看,金健米业目前没有受到镉大米事件影响,但是随着事件进一步发酵,事态发展还有待观望。公司营销管理中心负责人告诉:“其实影响还是有的,这个月一袋米已经下降7元左右。销量上,往年同比都是上升趋势,现在基本同比持平,不上升就意味着下降了。影响现在还看不出来,到九月份至春节之前的旺季时期可能就会显现。”

不过,广州万隆资深研究员则认为镉大米事件对于行业而言是“催化剂”,他认为:“镉污染与加工类企业之间没有直接关联,目前相关公司股票的平稳表现,也说明了这一点。因此,从长期来看,镉大米事件是大米加工行业加快洗牌的催化剂因素之一,具有品牌效应的龙头企业将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

镉大米事件中首当其冲的是抗风险能力较弱的小型米厂。联系到常德市武陵区一家米厂负责人,他表示米厂在今年3月份已经关闭,现在已经转行了。“粮食卖不掉,也不敢再收粮食了,很多米厂都关闭了。大米全部都亏本卖了,亏了几十万。”米厂负责人无奈地告诉。

“我们也希望这次事件是把‘双刃剑’。”金健米业副总裁张小威告诉:“2013年实现1000万净利润的目标还是可以实现的,今年一季度已经完成一半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