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托

周小川住房贷款还会以相对比较快的速度发展

2019-03-19 18:25:48

周小川:住房贷款还会以相对比较快的速度发展

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中心于10日(星期五)10时45分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会,邀请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的相关问题回答提问。

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住房贷款还是会以相对快的速度发展,住房贷款以相对比较快的速度发展,根据调控,估计速度会适当放缓。房地产信贷增长较快的是个人贷款,一方面,有助于居民买房子,三四线有助于降库存;一方面推高了一二线城市房价。个人住房贷款通过个人购房到售房,就是地产,带动一系列产业链的供给,也会反哺到相当大的产业链上,带动家用电器等等产业链。

周小川表示,人民币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看待人民币汇率一个是要看经济是否健康,再个要看金融稳定不稳定。目前来看人民币表现为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

央行行长周小川10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会上说,有一部分对外投资与我国产业政策不吻合,比如投资体育、娱乐、俱乐部,且在外面还引起了一些抱怨,因此,进行一定程度的政策指导是有必要且有成效的。

周小川表示,支持鼓励企业走出去,特别是鼓励能够更好进行国际合作的走出去,有助于发展我国出口,提高产品质量、提高研发,互利共赢的还是要继续鼓励,但对一些跟风、动机不良的对外投资要进行管理。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今日表示,中国吸引外商直接投资(FDI)目前一千多亿美元,已经是很高的水平,在此情况下再有很大的连续的增长不太可能。中国在扩大自由贸易区,在吸引外资上也会有所改进,吸引外资和对外投资应该说大体上、总体上是健康的。有一些不健康的,会作一些政策调整。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今日表示,中国对外投资总体来讲是比较新兴的事物,虽然较早提出,但是一直增长缓慢。近年来增长较快,里面存在一些与中国政策倡导不符的情况。支持鼓励企业走出去,能够更好地进行国际合作,特别是有助于扩大出口、有助于研发,还是要继续鼓励。但是如果有些跟风、动机不良的现象,进行一些管理也是正常的。

他说,外界对外汇管理有些议论不准确,比如涉及到外商企业利润汇出,借债的还本付息,这些实际是经常项目,中国1996年就承诺经常项目可兑换,企业应该还是可以正常申报。

央行行长周小川谈外汇储备和外汇管控时表示,中国外汇储备2012年之后的增长太快了一点,我们自己也认为没必要这么多,也有一部分被认为是热钱。发达国家采取了QE,导致其中大量流动性进入新兴市场,其中很多是金融方面的流动。此前发达国家资金流出至少三分之一到了中国。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今日表示,全球普遍的共识认为,对社区和偏远地区提供普惠金融服务最有效的办法是利用数字币种,利用移动设备。因此央行在这个方面和业界共同促进这个方向的发展,更主要的是业界,包括传统的银行业,特别是小型金融机构。从政府和央行的角度讲,就是给他们更多的激励机制,让他们更好发展。除了金融机构,我们也鼓励科技企业往这个方向发展,提供技术支持,这样才能逐步改变基层金融服务不足的现象。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今日表示

周小川住房贷款还会以相对比较快的速度发展

,今年广义货币M2增速在12%左右,这是根据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情况制定的,执行过程中还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微调。政府工作报告中提的目标是符合中国实际情况的,我们听到两会代表多数也是支持这个目标的。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表示,第三方支付市场备付金有被挪用情况,有些机构拿去炒房炒股票,甚至个人赌博。

央行行长周小川认为,科技的发展可能对未来支付业务造成巨大改变,例如数字货币区块链等,既要鼓励发展也要防范风险。

周小川答问表示,货币政策稳健中性,央行工具比较多,自然会引导市场价格、预期,也不能每次操作都过度解读。大水漫灌是有害的,稳健方面更加中性,有利于供给侧改革。

央行副行长易纲在谈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去杠杆表示,中国杠杆率总体不是特别高,但在结构中,住户和政府杠杆率不高,非金融企业部门较高。降杠杆首先要考虑稳杠杆;直接融资要发展,要严格资本约束,优化投资结构。

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最近确实研究了资产管理问题,各监管部门就资产管理大的方面问题初步达成一致。理财产品市场有些混乱,套利机会太多等。目前理财产品市场投机性过强。资产管理产品应该着重为实体经济服务。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可能提高到更有效的层次。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今日表示,目前市场上理财产品有些混乱,监管之间通气不够,对市场总体观察,风险把握还不够好,所以这个方面要加强。

周小川称,不刻意追求人民币债券纳入某个国际债券指数。此前花旗表示中国境内债券有希望2018年2月纳入新兴市场政府债券指数。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今日在发布会上表示,2016年下半年汇率波动比较大一些,有多重因素,其中一个是2016年下半年中国对外投资和其他方面的外国花销比较猛一些,这是每年下半年的规律,去年明显一些;另一个原因,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当选,出现了很多不符合预期的变化,导致美元指数上升比较猛。

他说,今年随着中国经济比较稳定,更加健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成绩,国际上对中国经济信心也比较好,应该说汇率自动有稳定的趋势。同时,我们的有关政策方面没有太大变化,在执行和监管方便要更加精细一些,相信在这种情况下今年人民币汇率应该比较稳定。

外汇市场从来非常敏感,谁也不能非常准确预期,2017年会有哪些不确定性,因此正常的汇率波动是一个常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